当前位置:

柳斌:好教育的目标是把素质教育进行到底!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时间: 2018-12-19 | 责编: 段留芳

中国网北京12月18日讯(记者 吴雨航)11日上午,由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主办、中国网教育频道承办的“扛历史使命、塑时代新人”第七届中国教育家年会暨中国好教育盛典在北京召开。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新教育实验发起人朱永新,原国家教委副主任、教育部原总督学柳斌,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顾明远,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党委副书记、副主任、中国网副总裁李富根,中国网资讯中心总监詹海涛,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原副院长、教授李文长出席会议。

年会上,原国家教委副主任、教育部原总督学柳斌以《好教育的目标就是把素质教育进行到底》为题发表主旨报告,畅谈他对于“中国好教育”的理解,并为推动素质教育发出振聋发聩的呼喊。以下为柳斌演讲全文。

原国家教委副主任、教育部原总督学柳斌发表主旨报告

什么才是“好教育”?

什么是好教育?要给出一个定义很难,但是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好教育的概念。在我心目中基础教育阶段的好教育就是素质教育。基础教育当前的任务是什么,一句话就是把素质教育进行到底。

目前除了素质教育以外,我们国家基础教育当中,实际上在运行的不外乎两个:

一个是把“应试教育”进行到底。结果会是什么呢?结果是加剧教育以考试为本,教育评价以分数为本,理想追求以狭隘的个人利益为本的负面影响,更严重的是加重学生的课业负担,冲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方针,不利于国民素质的全面提高。

另外一个在运行的是把教育国际化进行到底。其后果更为严重。那就是加剧教育的“西化”倾向,加剧去中国化的倾向,否定中国传统文化,培养世界公民、全球公民,消解中国公民对国家公民身份的认同。其负面影响已经并正在危害我国的教育事业。

我必须在这里声明一下,我不反对教育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我深知教育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是我们教育事业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与教育国际化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我觉得经济可以全球化,贸易可以国际化,商品可以国际化,但很多东西是不能国际化的,文化传统这个不能国际化。育人,培养什么人,为谁培养人,这种目标是不能国际化的。我认为,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与教育国际化这两个概念必须有一个明显的区别,它的含义要有明显的区别,把教育交流与合作混同于教育国际化,后果很严重。

现在尤其是一些外国语学校标语挂在高层楼上就是:培养世界公民。中国的学校用中国纳税人的钱来办学校,举出的旗帜是培养世界公民。我们现在离世界大同还很远很远,到世界大同的时候再提这个口号可能没有什么负面作用,而现在这样一个世界,仍然是强者欺负弱小,还远非世界大同这样一个状况下,我们教育的目标还远远做不到世界大同。我们还必须把中国人培养为中国人!

“唯分数论”异化了教育的目标

今年9月,全国教育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教育的首要问题是培养什么人,为谁培养人的问题;中国教育的根本任务是培养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和接班人。基于此,新时代基础教育的目标就是把素质教育进行到底。这也是我们教育工作者的历史使命。

人类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之后,为了自身的生存,就得有道德、有知识、有能力、有本领,这些都不是人类先天就具有的,如何获得这些先天不具有,而后天又必须有的东西呢?一个办法靠教育,从原始的经验式的教育到现代的科学的教育,我们说的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就是这个道理。现在却有的教授跳出来指责素质教育是伪科学,理由竟然是素质是天生的,不是后天习得的,不能后天养成,这样一种形而上学的观念。

为此,我们做教育的人,我们的校长、老师、以及教育管理工作者都应当经常的思考教育究竟是什么?教育的任务究竟是什么?怎样才能把教育工作做好?  

我们的基础教育应当由以考试为本的应试教育,回归到以育人为本的生命教育、生活教育、素质教育当中来。应该说是我们整个社会经济发展体制劳动就业以及干部人事制度那一种不仅完善的模式运行,导致了社会以功利为本,教育以考试为评价,以分数为本,这样一种误区。

到现在已经发展成为大势所趋的倾向,分数只是评价学生知识习得的一个因素,如今却异化成了人们追求的目标。我们必须认识到把考试搞的如此神圣,把分数搞的如此神圣,把教师的处境搞的如此难堪,非人民大众之福,非国家民族之幸。

因此,当务之急是要破除教育即考试,分数即目标,金钱地位即理想追求的陈腐的观念。

教育不仅应当是知识,还应当是爱,是真,是善,是情,是美,是生命活力,是人生智慧,是家国情怀,是崇高理想。

教育改革当务之急是解放学生大脑

究竟什么是素质教育?素质教育的正解是以提高国民素质为宗旨,以立德树人为核心,以培养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为着重点,面向全体学生,求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把学会做人、学会求知、学会办事、学会健体、学会审美、学会创造贯穿于教育过程的始终,把学校家庭社会结合起来,把素质教育的评价制度确立起来,最终实现提高全体国民的素质,提高全民族的素质这样一个宏伟的目的,这就是素质养成的核心架构。

素质教育在推进过程当中,遇到的困难和阻力,目前还是很大的,高考招生制度作为指挥棒,对基础教育的负面影响仍然很大,义务教育质量评估仍然无法可依,社会公立浪潮还在裹胁着校长、教师及广大家长还在应试小道上奔跑,促使广大学生挤高考独木桥,这些问题都不是单纯的教育改革的问题,需要社会各方面体制改革的配套。

如果讲资源的话,中国有14亿人口,大脑是中国最大的资源,考试和分数最大的副作用是束缚了中国人的大脑。当前,在人类对外部世界的认知仅为5%左右,95%的外部世界对人来讲仍然是一个未知世界的情况下,教育改革最紧迫、最重大的任务是解放学生的大脑。如果我们能够通过深化改革,解决上述问题,把素质教育进行到底,那么好教育就在面前。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