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教育 > 本网独家 >

见证 | 李东翔:优化留学政策环境 助力高水平大学建设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时间: 2019-01-15 | 责编: 刘昌

中国教育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访谈

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原司长李东翔(摄影/王凯珊)

编者按:教育对外开放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四十来我国培养了大量的国际化人才和创新型人才,这些人才也成为我们国家发展的中流砥柱,在教育对外开放的四十年中,有许多教育的亲历者和推动者。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前公使衔教育参赞,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原司长李东翔。

主持人:李司长我们了解到您在国际交流与合作司担任了很多年的司长,在这些工作的过程中,您有什么样的感受呢?

李东翔:我是1996年就任的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的司长,2002年离任,在这六年多的工作当中,我经历了从国家教委到机构改革,到教育部这样的一个发展时期,这个时期我们国家的教育对外开放工作在深入的发展。我们国家已经和一百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双边的教育交流和合作关系,这个时候我们推动教育交流和合作工作,主要是按照中央和国务院的有关方针政策,在教育部党组的直接领导下,全面推进的教育交流和合作。

具体讲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一个是作为国际交流与合作司的职能,制定有关我们国家的教育对外交流的方针政策,为制定方针政策要提供依据,进行调研和研究。在交流的具体工作当中,出国留学是我们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因为出国留学工作,作为我们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从1978年以来大力推进,为我们过程实施科教兴国,人才强国战略提供了很重要的人才支撑。

第二项是来华留学服务工作,我们国家有世界各国来我们这里留学的留学生,发展的也很快速,通过来华留学,进一步增进世界各国对我们国家的了解,这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另外一点就是推进我们高等教育质量和水平的提高,也就是推进大学之间的教育交流和合作。再就是要通过教育交流和合作,推进我们和世界有关国家的学历、学位的互认,这项工作也是随着教育改革发展的深入,逐渐的扩展和扩大。

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汉语言文化走向世界。通过汉语言文化的学习和推广,增进我们国家和世界各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相互理解,现在我们叫心灵的沟通,促进各方面的交流。这些都是在我们教育国际合作和交流当中推进的一些主要的工作。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在2002年的时候去了日本,作为日本大使馆前公使衔教育参赞,其实还是做了很多工作,当时日本教育是一个什么相同的特点?

李东翔:2002年的时候,中日的教育交流已经发展得比较深入了,我们向日本派遣留学生,是从两国政府之间协议派遣学生,是从1979年开始。第一批赴日本的,按照两国政府协议派遣的留学生,是一百名大学本科生。1980年3月,那个时候我们国家用专机把这一百个孩子送到了东京成田机场。当时是读本科的,十七八岁的孩子。我1979年到东京大使馆工作,在1979年之前我们日本的留学生就有23个人,这23个人是学习日本语言的,实际上主要是为了培养国家需要的一些高级翻译,都是学习日语的。所以正式两国政府间的协议,大批派遣留学生是从1980年开始。一百个本科生到达日本。

从那之后两国的教育留学生交流发展的比较顺畅,等到2002年,这也是我第三次到东京大使馆工作的时候,我们的留学生已经有六七万人了。各个领域的都出现了,并且自费留学生人数已经超过了国家公派和单位公派的留学生的人数,实际上是多层次、多渠道、多学科向前发展,这样一种态势。

主持人:其实无论是日本,美国,还是欧洲,其他国家的一些留学生他们回国后其实真的成为了我们国家当时的中流砥柱。

李东翔:我们国家那一个时期以来,在推进科教兴国和人才强国战略,这些人才对于我们非常重要,国家把他们送到国外,接触西方国家的一些先进的科学技术,本着面向世界,博采众长,发展互利合作,为我所用。在这种情况下回来的学生,对我们国家实施科教兴国,人才强国战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都提供了重要的人才支撑。

主持人:当时我们提出了知识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方针,就日本当时留学的情况看,当时回国的比例大概是什么样的?

李东翔:到1988年的时候,我们向日本派遣的留学生,开始陆续有博士毕业的了。从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的统计看,在日本获得博士学位以后,回国的人数,这是2007年的统计,是相当高的,相当于西方其他几个国家,加起来回来的博士的总和。在日本读完博士学位之后按时回国工作的人数占的比例很高,至于进修生、访问学者,绝大部分是100%回来。日本总的情况看,国家公派和单位公派的基本都回来了,资费留学的现在回来的也很多,他们完成学业之后,有相当一部分都回来工作了。

主持人:您觉得我们的留学工作近些年发生了哪些不一样的变化呢?

李东翔:出国留学为我们高水平大学建设提供了很重要的支撑。我们教育的国际竞争力越来越强,这与我们培养的人才的高水平有直接关系。我们改革开放四十年了,实际上是我们面向世界博采众长这样一个发展过程,我们对世界更加了解了,世界对我们也更多的了解了。这种情况下,我们的高等教育、水平和质量得到了很大的提高,高等教育的国际竞争力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一个就是出国留学的渠道不断拓宽,已经不仅仅是改革开放初期的国家公派,用国家的奖学金了。现在是国家公派,单位公派,自费留学,多渠道向前发展。这是一个渠道问题。

再一个就是出国留学的规模不断扩大,出国留学的层次不断提高。我们国家高等教育的状况从派本科生开始,现在我们国家公派主要是派攻读博士学位的留学人员,和一些我们国家奇缺,缺少人才,短缺的这个学科的人才的培养,现在到了这样一种良性互动的发展阶段。

另外学科更加多样化。改革开放初期我们主要是学习自然科学,现在是多学科发展,这与我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对人才多样化的需求有关系。所以驱动我们出国留学不仅是面向第一世界现在的状况,第二世界,第三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现在都有我们的学生,所以学生的专业领域多样化,就是学习外面的长项,学习外面的特色,来回来发展自己。

此外,十八大以来,中央制定了许多具体的吸引鼓励留学人才回国发挥作用的政策和措施,这是我们能够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主持人:正如李司长所说,我们认识世界,世界了解我们,可能是基于我们国家的国际合作与交流方面工作的这样的推动,也正是因为我们教育的对外开放,国家才培养了更多的创新型人才,他们也推动着国家的富强与发展。非常感谢李司长接受我们的采访。

监制:曾瑞鑫

策划:王晓霞

主持人:王晓霞

摄像 :刘昌 王凯珊

责任编辑:吴雨航

剪辑:刘昌

节目包装:王梦茹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