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孙纲:幼教发展需要施压,以身作则共同努力

发布时间:2019-01-25 10:01:20 | 来源:中国网 | 作者:刘奎 | 责任编辑:段留芳

华夏前程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幼教年会秘书长孙纲接受中国网专访


主持人: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第五届中国幼教年会,我是主持人晓霞,今天我们非常荣幸邀请到华夏前程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幼教年会秘书长孙纲,孙秘书长,您好。

孙纲: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幼教年会已经举办第五届了,昨天我看您在开幕式分享了很多在这五届年会之间,每一届怎么去筹备的一些过程,有很多艰辛,也有很多花絮,您跟我们分享一下。

孙纲:我在开幕式为什么把这个故事讲出来呢,也是想让大家知道,不管是政府,还是民间,还有平时做研究的机构,我们在发展事业的过程当中都会遇到一些困难。教育是这个社会当中一个特殊的公益事业,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有困难,只是每个人面临的困难不一样。面临困难的时候怎么去面对,我们作为一个平台,作为一个教育人应该是以身作则。

中国幼教年会,前期在关工委及民政部门也申请了一些项目,资金有一些补贴,但这些都是杯水车薪。搭建一个大平台很难,国家的有关政策管得很严,无法满足。那我们就构建的第三方平台,民间学术与政府搭建的一个桥梁,我们通过一些办法,利用各种力量来推动这个事业的发展。我们首先自己定位是这么一个桥梁的平台,而我们又在做教育,所以我们是通过这么一个方式在推进。一是以自己的故事来影响大家,另外一个,是希望这个平台各方面都可以做到优秀极致,真正地能够帮到大家。从社会也好,从公益事业民政,还有国家政府的一些专项基金也好,其实它都是多种形式在推动这个事业,帮助这个事业发展。

实际上,现在的幼教机构,比如幼儿园,也可以借助这些模式,如现在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中已经谈到,会通过多种渠道、多种投入,鼓励民间资本来推动发展,这对大家也是机会,所以我们希望作为一个呼应,对大家能够起到一些帮助。但我们的最终目的是平台,不管通过何种努力,一定要让参会代表,所有行业的代表能够有最好的体验,能够让他们找到更多的从业信心,所以这也是我们肩负的一种责任,我们也必须要通过各种努力来推动平台很好地发展。

主持人:年会为大家提供了很好的平台,从您发言当中能够感受到您的教育情怀和责任担当,您开幕式讲话之后观众掌声雷起,他们很感动。想问您举办年会的初衷是什么,这五年来给幼教工作者有怎样的影响和深远的意义?

孙纲:有好多地方的幼儿园,在当时国家规划纲要出来的时候,很多幼儿园参加我们会议之前就觉得没有信心往下办了,通过参加我们会议以后了解到政策、资讯以及其他幼儿园的经验以后,他们回去之后马上又找到信心。

第一,我们激发了很多人持续为这个行业做付出的一种信心。第二是在办园的过程当中,很多人没有出来学习,因为他平时出来的经验很少,通过参加会议以后,他觉得原来的很多思维模式或办园理念,还需要提高。比如一个园长或骨干教师,思维模式或办园理念提高以后,对幼儿园有更多的帮助,他可以帮到更多的人,对专业方面是很大的提高,不管是在政策、理论和实践借鉴方面对他们都很有帮助。

所以,全国来的参会代表他们会从各个角度,从国际国内的各个优质资源的分享、信息与资讯来对平时的一些疑问,找到一些答案。

比如,平时幼儿园去采购,采购一些教玩具,平时也会有很多人联系他们,那他在选择的过程当中,如果视野很不开阔时,他的视觉就很小,他有可能只有两种选择机会,但这两种选择机会对他可能不是很好。我们年会上有几千的品牌,他可以有很多选择,他很长时间的疑虑在现场一下就可以看到为幼教做服务的还有这么多信息,就可以在现场看到对比,让他能够在工作和做决策过程当中找到更多的点。

我们从视野、政策、学术、实践经验和购买选择,以及可以认识到很多专家,平时很多都是在银幕上或网络上看到的专家及很多优质资源都过来了,他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满足他的一些愿望。

在平时,无论是时间成本还是经济成本,参加一个活动,千里迢迢跑到一个地方,可能只见到一个人,甚至让他失望,那他在这儿一次投入就可以将他的很多问题解决了,也是满足他的机会成本,也是一件好事,所以对行业和从业者的帮助还是蛮大的。

主持人:所以他们不仅理念更新了,视野开阔了,也有更多选择的可能性。那今年已经超万人的规模,对您来说会不会有些压力?

孙纲:第一,地方在调整。第二,规模扩大对会务的要求和品质的要求也会增多,还有议程针对性的选择会越来越用心,在里面的关注点会越多。我们主要考虑参会代表,合作单位代表过来以后如何能够学到或交流到更合适,让他们得到更多更有用的东西,我们在里面要付出大量的工作。

其实我最大的压力是来自于参会的人能够得到什么,这是我们最大的压力。所以我在年会的筹备的过程中,重心一直是关注议程、年会内容方面。我最关键的压力也是来自于此,幼儿园园长和老师的诉求成了我心里最需要去解决的问题,成了我心里的压力,其他管理有团队在做。

 主持人:虽然有压力,看到与会者满满,其实您还是挺欣慰的。

孙纲:找到突破口,付出有回报,当然心里就开心。

主持人:您站得很高,看得很远,问您一个宏观的问题,您觉得学前教育怎么兼顾公平与质量?

孙纲:公平,我们主要是站在老百姓有孩子的家庭的角度来思考问题的。例如我们有亿万的家庭,别人的孩子为什么能够有好的机会享受这个机会去学习,为什么我的孩子没有?我可以付出同样的代价可以获得同样的东西,这是公平最基本要考虑,所以政府在公平与质量方面,普惠率为什么是党和政府关注的?这也是在公平方面的一个诉求。

第一,我们是从很多内容让更多的人享受到公平的学习机会。年会举办还有一些扶持动作,有的条件好的幼儿园可以教一些费用来学习,一些条件不好的,我们就会通过补贴、部分补贴,甚至是很多交通我们都会补贴,给这些条件不太好的贫困地区,也让他们来学习。我们在公平方面也在制造理念,让这个行业得到这些机会。

刚才我们说的学前教育的公平质量,主要是政府在重视和思考,所以党中央国务院近期的意见,如采取多种渠道,包括80%的普惠率以满足社会结构化调整,实际上它都是在公平方面做大的布局,也是结合目前和未来国情,以及社会整个构架测算出的一个比例。

为大家提供公平的教育,政府自身财政的投入方面,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以至到县的财政支持力度和方案、制度设计上要下一些工夫,以保证财政来源。

另外,对于社会的学术。园长,比如这些学习,对质量的提升也应该有一些政策的引领。如何让这些做研究的能够有更好的机会去展现,对质量进行服务。还有对学生学习的幼教这个专业方面,要给更多人创造机会。包括老师的待遇,如果待遇不好,从事其他工作,一个月可以拿2万,在这里只能拿两三千块钱,工资不高,这种付出是找不到公平公正的感觉的。

还有民间资本,社会力量等各方面的投入,如果是那些盈利的,我在其他行业投入了以后能得到更多的回报,无论是经济的还是精神的。我们在学前教育投入了以后,在物质方面的回报少一点,那能否在精神方面或其他方面来弥补这一不足?所以政策设计应该在这方面推进一些,能够让这些投入是值的,无论是从未来还是从物质回报、精神方方面面也好。我说的面可能太大了,但真的谈到公平的话,我们应从多方面做这些工作。

这是社会的一个根本需求,也是满足这个社会学前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也希望更多的人在这一理念上有一种意识。比如来年会的很多专家,我们来的时候坐车坐的都是二等座,因为大家都是统一的,就觉得对他很公平就行了,我们不能搞特殊化。其实我们也是自己从很多方面都是在通过这些行为来推动这些事的,也希望这个行业也能有这么一种意识。

主持人:其实实现公平首先我们要以身作则,同时政府要保证财政的投入,也要营造非常良性的生态环境。

孙纲:中央政府现在的整体布局,政策都是好的政策。这两天我也发现了中央有整治官僚作风。我觉得有些地方的官僚特别严重,他没有去领悟中央的精神,怎么去好好地贯彻,而是自己在享受自己的那一份权力,不作为。上面政策来了,上面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没有在自己的行政权力或我应该为这个地方老百姓做事情的过程当中有一些突破和创新,以满足更多方面的服务。

在这些行为过程当中,当然现在很难讲,有很多不作为,所以就很难谈到他能够真正的公平和质量能产生多少,还是有很多工作要做的。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了教育质量的问题,我想学前教育的质量和教师队伍是息息相关的,那我们目前也有很多教师培训,您觉得教师队伍的培训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孙纲:这个问题稍微有点复杂,如果我们是站在教师和园长一线来看的话,他们就是想要他们需要的,比如“我能够得到什么”。“能够得到什么”这一句话就给了整个学前教育很大的一个课题。因为他认为需要的,比如一部电影,观众率高不一定是好电影,大家现场能够兴奋的,并不一定是真正的好东西。

你说传销好不好,但他们很兴奋,所以不一定是观众完全满意就是好东西。

再是中国学术的引领,中国学术氛围、服务意识以及学术评价,政府要通过政策等多方面下工夫。

第一,中国原先学前教育的事业是照搬国外的,原来很弱,原来完全是抄,很多专家研究学前教育的理念是从国外来的,自己的研究成果相对来说不多,当然肯定也有踏踏实实在做研究的。但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紧紧国外那一点理念是无法支撑中国人口和地域这么广的需求的,所以我们从政策等多方面推进自己学术的研究,并产生推动作用,要有一些政策框架和结构设计。我们的氛围是有待于下工夫的。

下了工夫以后,我们才能培养出一批好的老师。怎么样让我们的幼儿园的园长和老师的水平可以更高?我们希望学术院校的专家,做研究和做教研工作的人去带动他们。只有老师的学术提高才能更好地对孩子施教,也才能更好地影响这个家庭。

第一现在很多学术就是在搞行政了。比如一个学校的老师请假,领导一句话就会让他的很多未来(改变),这也是目前体制存在的问题。所以我们从大的环境来说,我们更需要一批能够影响专业的人在里边活跃地推动其发展。中国幼教年会就是这样的形式,只有让大家站起来,进行更多的交流,大家才能认识自己的不足,拓宽视野,觉得我们应该朝这个方向去走。

现在中国幼儿园数量在大量地增多,教师缺口、幼师缺口有二三百万,本身目前幼儿园的教师质量整体上是存在问题的,又有新的一批进来,也没有经验,这会给培训带来巨大的压力。所以我们引领的人员,总体的质量和数量,包括一些参差不齐的机构等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就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挑战。

那我们要做好幼师群体培训的话,一是通过有品牌性的行业会议及培训机构的推动;二是通过线上互联网思维。线上互联网是未来的一种方式。中国老师这么大的体量,比如在线上老师讲一个小时让10万人都可以得到,如果100万人或1000万人都可以看到我们交流的东西,我相信可以帮到很多人去理解很多问题的,所以互联网培训也是未来社会发展的一种必然要思考的手段。

年会组织或培训机构只是一个工具,一种方式。内容提供也是需要行业群体的提升,如果一个优质的群体可以说出好多内容,我们也有好的手段,那对于行业的帮助会更大。在这背后,从第三方来说,无论是通过媒体还是通过舆论手段,也要通过宣传造势的方式方法,让很多的人,包括部分政府能接收到这种理念,也要让他们感觉到这种压力,必须要推动很多事情向前走。

主持人:您在这方面有很多的思考,也具有前瞻性,最后您想对园长和老师们说些什么?

孙纲:从事学前教育这个事业真的很伟大,中央国务院也定义出这是很重要的社会公益事业,它确实涉及到国家民族未来的民生问题,还是国家的安全问题,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业。我们能够从事这份事业,真的很荣幸,也是这个时代呼吁我们的一种责任也好,一种精神食粮也好,我觉得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那国家从中央都已经在这么重视了,全世界的焦点都盯住了这个群体以后,这件事会越来越像春天。从宏观来说,这是一件好事,所以大家不用很愁发展。既然全社会都这么高度关注的,我觉得这件事的美好发展的很多路会慢慢出来,所以大家要充满信心。

作为行业的从业人员,就像我在开幕式上说的,不管遇到任何困难,我们真的要以身作则,最起码教师以身示范了,最起码从自身的行为出发,我们要根植一种理念。有很多专家说假如是我的孩子,我怎么去从事这个教育工作。所以我们应该有这么一种责任的认识,也有这么一种责任压力,我们应该把这件事认真地做好,也才对得起全社会对我们的关注,也才对得起这些孩子在我们的手里,不会让家长和孩子的未来出现问题,不会出现失望,这种责任意识要提升。

有很多老师的待遇等方面还有一些问题的话,这是迟早的问题,慢慢的很多问题会解决,所以大家要充满信心,努力地把这个工作做好,我们共同努力。

主持人:所以就像孙秘书长所说的,我们学前教育有很多困难和问题,但当春天到来的时候,需要每一个幼教工作者去辛勤播种,我们会等到他收获的那一天。

那非常感谢孙秘书长,孙秘书长的分享我们可以感受到他的教育情怀和责任担当。我们知道中国幼教年会已经举办第五届了,这五届中给了幼教工作者非常多的影响和收获,我们也期望一线的园长和老师们回去之后能够脚踏实地地进行研究,建立自己的学术体系,影响更多的老师和孩子们。也正向我们年会上一位嘉宾所说“尊重儿童就是尊重人类本身”,感谢孙秘书长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

孙纲:谢谢大家!


.

 
中国网官方微信
博聚网